首頁 >> SORSA智庫 >> 智庫動態

多家媒體報道我會研究中心研討成果

2019/4/10 9:41:01

  4月7日,我會研究中心資助項目、由我會聯合華東政法大學國際法學院、倫敦瑪麗女王大學商法研究中心、華政-倫敦瑪麗女王大學全球金融治理與法治研究院、廈門大學法學院主辦的“全球化、中國和平發展與重大跨國訴訟”研討會在華東政法大學舉辦。

  在研討會上,來自英格蘭及威爾士高等法院商事法庭前法官、倫敦瑪麗女王大學教授威廉·布萊爾爵士就《國際金融解決的新發展》、上海金融法院副院長肖凱就《金融法院與國際糾紛解決》及倫敦瑪麗女王大學Prof.RodrigoOlivares-Caminal(QMUL)就《跨境主權債務訴訟的新發展》發表了主旨發言。

  新華社、國際金融報、上海法治報、新華網等多家媒體均報道了研討會成果。

  國際金融報:調解將成解決國際金融糾紛重要方式

  在金融全球化進程中,跨境金融糾紛越來越突出,隨著中國改革開放的大門進一步打開,更加凸顯讓司法回應金融市場發展需求的重要性。

  4月7日,記者從華東政法大學國際法學院、倫敦瑪麗女王大學商法研究中心、華政-倫敦瑪麗女王大學全球金融治理與法治研究院、廈門大學法學院、上海市歐美同學會聯合主辦的“全球化、中國和平發展與重大跨國訴訟”研討會暨第四屆“華政國際金融法論壇”上得知,目前眾多國家均認為,解決金融商業糾紛很重要,但創新的過程頗具挑戰性。

  目前,各國法院面臨管轄地、司法與仲裁的關系、案件流程管理和新技術的適用等問題。國際仲裁在過去30年取得了長足進步,不過目前仲裁還存在成本高以及延遲等問題,仲裁便利化仍待提高。與此同時,以調解方式解決商業糾紛已出現越來越迅猛的勢頭,未來十年,調解將會成為愈發重要的國際金融和商業糾紛解決方法之一。

  上述判斷來自于英格蘭及威爾士高等法院商事法庭前庭長、倫敦瑪麗女王大學教授William Blair爵士。

  William Blair爵士表示,商業發展凸顯了法律的重要性,金融交易都必須在法律框架下進行。在裁判或者司法過程當中,法官要解決糾紛的責任重大,而如果是解決國際糾紛,則面臨更大的挑戰。他認為,由于管轄權方面的不一致甚至沖突,有時候決策不一定達到一致,決策代價也是非常高。目前,新加坡、迪拜、卡塔爾以及歐洲等地都建立起商事法庭或進行商事審判創新,旨在為國際金融糾紛案件提供專業人才的支持。金融糾紛解決是基于金融制度和法治之上的糾紛解決方式,現在糾紛解決方式發展很快,中國正處在改革和創新的前沿。2018年,中國成立了國際商事法庭和上海金融法院。

  調解比司法訴訟、仲裁更加便利。據悉,《新加坡調解公約》是世界第一個以調解方式解決商業糾紛的多邊條約。這份公約提供一些關于調解商業糾紛的普適規定,比如規定調解的原則等,為以調解方式解決商業糾紛提供了極大的推動力,這一公約將于2019年8月1日正式開放供各國簽署。此外,市場和商界也在推動這一方式的發展。William Blair爵士認為,調解在未來解決商業糾紛方面的作用更加突出,但國際金融和商業糾紛解決機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據此次會務組織的主要承辦人、華政國際法學院副教授郭華春介紹,本次研討會借助華政-倫敦瑪麗女王大學全球金融治理與法治研究院、上海市歐美同學會等多個平臺匯聚社會各界資源,以國際化視野回應當前國際法律熱點問題,對接了上海國際金融司法建設需求。

  上海金融法院副院長肖凱從中國視角談了國際金融司法中心建設問題。他提出,目前仍缺乏國際層面統一管轄權多邊公約的現實。考慮到海牙國際私法協會正在草擬的判決多邊公約,以及我國對于外國判決承認與執行更加開放的態度,這種間接管轄權域內效力,會帶來直接管轄權行使的競爭。對于國際金融糾紛,法院選擇成為一個非常重要的領域。

  倫敦瑪麗女王大學商法研究中心、華東政法大學東方學者Rodrigo Olivares-Caminal還就主權債務相關的訴訟提出自己的觀點。他表示,目前主權債務危機通常都是通過私有重組進行快速解決,一般來說,不會有債權人協調這一問題,鑒于全球缺乏法規處理主權債務,并涉及民法、公共法、普通法組合的問題,因此讓這個問題變得更加復雜。

  華政國際法學院院長李偉芳表示,國際法學院將以建院40周年為新的起點,充分發揮自身優勢,為包括調解在內的各類糾紛解決機制提供對話與交流平臺,為打造上海國際金融司法研究與交流中心貢獻綿薄之力。

  (國際金融報記者袁源)

  新華社:上海金融法院累計收案近2900件標的總額400余億元

  新華社客戶端上海頻道4月9日電(記者陳愛平黃安琪)上海金融法院副院長肖凱7日介紹,截至今年4月1日,中國首家金融專門法院——上海金融法院成立以來,已受理案件近2900件,標的總額超過人民幣400億元。

  上海金融法院于2018年8月20日揭牌成立,是中國健全完善金融審判體系,營造良好金融法治環境的重要舉措之一,自去年8月21日起正式受理案件。

  肖凱在此間舉辦的“全球化、中國和平發展與重大跨國訴訟”研討會上介紹,上海金融法院迄今主要受理的案件類型包括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金融借款合同糾紛、公司債券交易糾紛、質押式證券回購糾紛、融資租賃合同糾紛、營業信托糾紛等。

  “從已收案件可以看出,上海金融法院具有雙重功能:一方面要解決大量的金融糾紛;另一方面,要真正發揮金融審判的功能,在首例、復雜、典型案件上做出‘偉大的判決’,以穩定市場預期,提升市場規則秩序。”他說。

  記者了解到,上海金融法院受理的相當一部分案件為涉外案件。肖凱介紹,金融案件是最容易具有涉外因素的案件類別之一,因此,現行國際慣例、國際金融軟法,在缺乏法律規定時,也可以作為上海金融法院做出判決或裁定的依據。

  上海金融法院于今年2月發布五年發展規劃綱要,將依法積極行使金融司法管轄權,推動涉外金融糾紛爭議解決示范條款制定,探索完善涉外案件程序優化、域外送達、調解員域外選任、跨境證據遠程認證、外國法查明機制,提高涉外訴訟程序便利化和裁判可預期性,打造金融訴訟管轄優選地。

  “全球化、中國和平發展與重大跨國訴訟”研討會由華東政法大學國際法學院、倫敦大學瑪麗皇后學院商法研究中心、全球金融治理與法治研究院(中英合作)、廈門大學法學院和上海市歐美同學會等聯合主辦。來自中英兩國的法官、律師、金融機構、企業和高校共計70余位專家參與會議研討。

  與會境內外業內人士認為,中國擴大金融開放措施逐步落地,中國也正為金融開放建立更全面的法律保障。

  同期參加研討會的英格蘭及威爾士高等法院商事法庭前法官、倫敦大學瑪麗皇后學院教授威廉·布萊爾認為,上海金融法院將對中國擴大金融開放起到重要作用,該法院是專注于金融領域的專業法院,有利于維護金融市場穩定,并促進全球各國更深入了解中國金融法治建設。

  “當上海金融法院公布判決或裁定結果時,其他各國的法院同樣也非常關注。”布萊爾說,從這個意義上,上海金融法院將對全球金融法治發展產生影響。

新華網報道截圖

《上海法治報》報道

曾道人一句话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