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留學人員風采

中國建筑師show英倫

2019/3/13 11:08:47

  一組有故事的老照片

  這是一組拍攝于1996年4月30日的老照片,盡管那時膠片攝影技術沒有現在數字科技的那般清晰,但它著實記錄著22年前一段中國建筑師在英國展示當代中國建筑設計成果的歷史。

  圖一照片中右手的第一位是本文主角——擁有同濟大學建筑學專業學士和碩士學位的建筑師呂維鋒;左手第二位是曼徹斯特大學數學系講師MichaelChuo先生,時任曼徹斯特大學中國中心(China Centre of Manchester University,簡稱CCMU)主任,他是略懂中文的BBC(British Born Chinese,英國出生的華裔),其他兩位是參加活動的英國朋友。這是一場在英國曼徹斯特舉辦的主題論壇和展覽活動,參會研討的嘉賓都是來自英國、歐盟成員國和英聯邦國家的政府、高校和企業的專業人士,他們攜帶各自的最新成果參與論壇的展示交流活動。

圖一:中國建筑師show英倫現場一(1996年4月30日)

圖二:中國建筑師show英倫現場二(1996年4月30日)

  來自同濟大學時逢旅居英國曼徹斯特的中國建筑師呂維鋒應CCMU邀請,攜率其在中國多年的設計成果參加了交流活動,展現了建筑技術和建筑材料語義下的中國建筑成就,傳遞出上世紀末中國建筑設計發展的最新信息,表達著改革開放背景下的中國工程建造的思想系統,展露了中國新一代建筑師的社會擔當和時代風采。按照今天的話意語境講就是,在西方主流科技論壇上發出了中國建筑界的厚重聲音;在世界前沿科技論壇上講述了中國建筑界的創新故事。

  盡管論壇的詳細內容因為時間久遠已經難更仆數;盡管展覽的更多場景因資料留存有限已經不可勝記,但是從僅存的這組照片上我們還是能夠沿尋著光陰的隧道痕跡挖掘出珍貴的時代閃回,去探究二十世紀末發生在中國大地上的社會變革和歷史定力。

  一扇透視中國當代建筑藝術的窗口

  從人物身后的照片上看,展板上最左側第一部分是CCMU組織的介紹;第二塊展板結合呂維鋒的建筑作品所在地以中國地圖的形式展示CCMU的中國工作項目;第三塊展板和第四塊展板按順序分別展示的呂維鋒建筑設計作品為上海電力醫院(1999年12月落成)、上海浦東同華大廈(方案設計)、江西省婺源縣天佑中學(后更名為婺源中學)逸夫樓(1994年落成)、上海長興島福利院(1993年落成)、山東省曲阜孔府檔案館(方案設計)和寧波市高塘花園(1994年落成)六個建筑設計項目,展板下部被人物遮擋住的兩個項目分別是淮安市財政局辦公樓(1992年落成)和高郵市農業銀行大廈(1993年落成);最右手的展板是來自英國的政府、組織和有威望的個人對CCMU舉辦本次活動的祝賀和支持。

  1996年的打印技術還沒有現在這么成熟完備,也沒有當下挺括的KT板噴繪,但是實實在在和真真切切的中國建筑設計仍然質樸地為與會嘉賓打開了一扇透視中國當代建筑藝術的窗口,贏得了喜出望外觀覽者們的駐足研讀。

圖三:上海長興島福利院(呂維鋒攝于2005年)

  當年的中國對英國來講還是一個十分遙遠的東方國度,是坐在火車上會有英國老人問你中國還用紙糊窗戶嗎的時代,他們大多數人對中國的了解還是停留在1991年出版后來成為英國暢銷書的《Wild Swans》中所描述的文革及以前的情景。那時英國電視媒體上關于中國的報道幾乎是一面倒地負面消息,世界重心在西方的觀點仍然根深蒂固地植埋在社會的各個層面。上世紀九十年代中葉,英國社會的精英們或多或少地知道中國在搞改革開放,但對中國社會的發展還不甚關注,對中國當代建筑藝術更是知之甚少或者直白地說幾乎就是一頁空白。

  呂維鋒是于1995年5月赴英國學習和工作,這批1996年4月于曼徹斯特展出的建筑藝術作品是他自1988年起在同濟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七年的工作成果。在工程圖紙仍手工繪制、照片仍是膠片沖印、彩色復印價格高昂、電子郵件剛剛啟用、帶到英國的設計資料有限的情況下,能夠拿出這些反映中國最新城市建設面貌的圖片資料參與到彼時的國際交流中,真情實景地呈現改革開放后中國的當代建筑藝術,生動具體地謳歌中國社會的進步和發展,實屬展之不易,難得show之珍貴。

  一段中國改革開放的歷史印證

  我們沒必要去查證歷史上是否有過中國建筑師在英國的作品展示;我們也沒必要去定義1996年的這場中國建筑師show英倫的歷史價值;我們更沒必要過多地“鋪張浪費”文字去“之乎者也”這次展出活動,但是我們有必要強調沒有鄧小平改革開放思想的指引,就沒有開放國門政策的實施,就沒有大量走出去的學者和留學生。這樣的“show英倫”是中國奉行改革開放戰略的必然產物,很多類似的show伴隨著當年中國改革開放的洪流如星火燎原一般在世界各地不斷上演,由涓涓細流至河出伏流,始聚沙成金生朗朗乾坤,改革開放四十年來的成果已經鮮明地印證了其顛撲不破的時代真理。

圖四:上海電力醫院(呂維鋒攝于2014年)

  上述展覽的部分建筑設計成果連同呂維鋒在同濟大學工作時的全部手工繪制的建筑設計施工圖已經于20年后原汁原味地編輯成冊,以《繪道—呂維鋒手繪施工圖集》為書名于2015年3月由同濟大學出版社正式發行。該書的出版與其說是對20年前英國曼徹斯特那場中國建筑師作品展覽的一個因果回源,還不如說是當代中國建筑師對無電腦時代建筑設計歷史進程的一個時空回顧;與其說是上世紀末中國城鄉建設發展的一個時代縮影,還不如是中國恢復高考后第五批大學生們向社會遞交的人生答卷。正如該書內容提要中闡述的:“我們仍然能尋繹到銘刻于科技進步年輪上的那股原始驅動力,正是它在承載著時代基因的同時延亙著思想的重生”。中國的建筑藝術歷史永遠伴隨著發展和進取的人類社會奮進前行,建筑創作的世界腳步無論在東方還是在西方都是那樣同條共貫和同文共軌。

圖五:江西省婺源縣天佑中學逸夫樓(呂維鋒攝于2013年)

  20年的時間不算長,中國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巨變,“一帶一路”戰略已經將中國同英倫緊密地聯系在一起;20年的時間不算短,中國建筑師今天終于開始走向世界,外國建筑師也已經逆行在中國市場上尋求商機。老照片是用來感懷的,感嘆時間光陰的匆忙流逝;老設計是用來記載的,記錄滄海桑田的日就月將;新征程是用來奮斗的,唯有奮進才能披荊斬棘和勇往直前;新時代則是用來創造的,只有創新才會崛起超越并進而引領世界。

圖六:中國建筑師show英倫現場三(1996年4月30日)

曾道人一句话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