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留學人員風采

吳明紅:追求卓越的道路就在腳下

作者:卞姬

2019/5/5 15:10:39

  吳明紅,上海大學黨委常委、副校長,博士生導師。國家杰出青年科學基金獲得者,長江學者,上海大學211工程重點建設學科環境工程學科帶頭人,俄羅斯工程院外籍院士,俄羅斯自然科學院外籍院士。2006年、2018年兩次獲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2015年、2018年兩次獲上海市科學技術獎勵一等獎,2012年獲中國工程院光華工程科技獎。

  前不久,2018年度國家自然科學獎公布,吳明紅的名字再一次出現在獲獎名單中,這已經是她第二次獲得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上一次獲獎是在2006年,那時她才38歲。

  翻閱吳明紅的履歷,同樣令人驚嘆:28歲時讀完博士,30歲就被聘為副教授,出任上海一家市級研究所的所長,34歲被評為教授、博導,成為當時中國最年輕的女博導之一,45歲當上“211”重點大學的副校長,獲全國模范教師、全國巾幗建功標兵、新中國 60年上海百位杰出女教師等多項榮譽稱號。了解了吳明紅的故事后就會發現,這些耀人的簡歷對于一個一直以來從未放棄追尋夢想的科學家來說,僅僅是一種水到渠成。

  “誤入”上海科大

  吳明紅是浙江東陽人,但從小在福建長大、讀書。她的科學啟蒙來自于課本上那些大科學家。她回憶說:“從小就聽一堆科學家的故事,牛頓、愛因斯坦、居里夫人……當時覺得科學家都好偉大。當然,最崇拜的是居里夫人,她也是做放射化學、核物理和核化學的,所以當時對這一塊就一直有非常向往、非常好奇。”

  進入高中后,吳明紅一門心思想考中國科技大學,因為那里有她的“偶像”居里夫人的專業——核物理。她的成績一直都很好,是班上尖子中的尖子,理科成績更為出色。1985年考大學填志愿時,她正想填報中科大核物理專業。然而,就在要上交志愿表之前,吳明紅正巧又翻看到有一個“上海科技大學”(后于1994年并入新組建的上海大學),而且也有核技術應用專業。她不知這兩所學校的關系,便去問老師,老師也講不清楚,隨口說了一句“這所學校可能就是中科大在上海辦的一個分部”。她一想:“那正巧,上海離老家浙江還近點,我就報上海的‘中科大’。”就因為這樣一次陰差陽錯,躊躇滿志的吳明紅稀里糊涂地考進了上海科大。

  “剛進(上海科大)的時候,還是受了一個比較大的打擊。”當時的上海科大并未在知名大學之列,學科建設剛起步。巨大的反差令吳明紅情緒低落,甚至一度有點自暴自棄,萌生退學重考的念頭。

  就在吳明紅消沉的這段時間,系主任和班主任老師看出了她的心思。他們早就發現吳明紅是一棵學習的好苗子,荒廢了就太可惜了。“人生的諸多困難和大小關口幾乎都是可以選擇放棄的,但如果這次選擇了放棄,那么以后你的人生之路上還會有無數次放棄呢!”老師的貼心交談、傾心鼓勵使她很快重新找到了自己的定位,振作了起來。

  也許這次的挫折反而使她變得更加堅強。此后,她開始調整自己的心態,勤奮學習,成為了全系成績最好的學生,總是拿最高的獎學金。本科三年級時,吳明紅便參加了一般要到研究生階段才能參與的射線應用研究所工作。此后,她被保送留校讀研,又到中科院上海原子核研究所攻讀博士學位。

  一次署名讓她決定回國

  在射線應用研究所工作時,吳明紅的導師馬教授是國際原子能機構的中方協調員,國際交流頻繁。這讓她有了機會出國留學。

  1994年,26歲的吳明紅作為訪問學者來到日本原子能研究所工作。4年后,她再次應邀來到這里,承擔起“高分子敏感性水凝膠創面敷膜”的研制任務。

  日本原子能研究所有著優越的科研環境、充裕的科研經費、先進的儀器設備,這些都讓吳明紅興奮不已,研究工作如魚得水一般,鉆研得更深入。初到研究所,輻射化學研究室主任吉井文男沒想到吳明紅是一名如此年輕的女性,馬上翻開她的簡歷,用懷疑的口氣問:“這上面的許多科研項目都寫著你是第一完成人,真的是你完成的嗎?”面對質疑,吳明紅并沒有氣餒,她相信工作成績就是最好的回應。

  吳明紅所在的課題組共有五名成員,其他四人都是日本學者。吳明紅主動承擔了課題中最艱苦也是最重要的敏感性水凝膠的合成實驗及結果分析,這種合成實驗一做就是好幾十個小時。實驗下來已是深夜,實驗室早就沒人了,黑燈瞎火,靜得有些恐怖。但即便有時候心里害怕,她都不曾提早離開實驗室。不到三個月,吳明紅就摸索出了水凝膠敏感性的各項實驗參數和條件,項目提前完成并成功申請了日本專利。速度之快,效果之好,大大超出了日方的預期,國際原子能機構也給予非常肯定的評價。吉井文男不由地對她豎起了大拇指,贊嘆說:“你就是我們要找的人!”為此,研究所還給她頒發了留學人員貢獻獎。

  日本原子能研究所希望跟她簽定協議,相應的崗位都已經落實好了,可是吳明紅心里卻有著說不出的滋味。因為當時的科研背景、科研的條件、科研的經費,所有的這一切都是日方提供,所以研究所跟她講清楚,她個人可以署名,但國內單位不得署名,作者單位必須是日本原子能研究所。她當時想:“為什么上海科大(當時已合并為上海大學)不能署名?關于這一點,我當時不能接受。這等于把之前國家的培養、上海科大的培養、自己所有的精力全部貢獻給了日方。”

  那時,吳明紅與很多的科學家一樣,最樸素的想法就是要為自己的祖國貢獻智慧和汗水。因此,她果斷放棄了國外優厚的待遇和良好的科研環境,回到了母校。

  擠公車引起“公憤”

  雖然回了國,但是對于這段留學經歷,吳明紅用了“關鍵的轉折點”來總結。一說到核技術,給人印象更多的是核武器、核戰爭,也包括造福于人類的核能發電。但是很難想象,核技術也可以環境保護產生聯系。“真正地將核技術應用到環境保護這個領域,應該是第一次到日本的時候才提出。”也正是從那時開始,她把目光轉向輻射降解機理的研究,開始進入輻照技術在環境保護中的應用這一前沿研究領域。

  2004年,吳明紅組織團隊成功地開展了持久性有機污染物的研究,利用核技術為處理廢水中持久性有機污染物開辟了新的途徑,創造了環保領域的新技術。該研究成果之后獲得2006年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并被廣泛用于鋼鐵、冶金、造紙等行業,達到國際最先進水平。

  吳明紅解釋說,在大氣中有一些難以降解的、持久性的有機污染物,或者有一些超細的懸浮顆粒物。它們的化學結構都是很穩定的,很難降解,對人體生命的危害又是最重的。針對這些難降解又有毒有害的有機污染物,吳明紅的團隊主要采用電子束高能輻照降解,把非常穩定的苯環、或者雜環的化學結構打斷,最終轉化成二氧化碳和水蒸氣揮發掉。

  當時,國內的科研條件無法與國外相比,取得這樣的研究成果需要付出成倍的努力。她經歷的最困難、最難熬的一段日子:由于當時研究條件不足,大部分實驗還要跨校到華東理工大學去做。當時汽車又少,她和同事只能自己拎著一大堆瓶瓶罐罐的化學品倒騰幾趟公交車。天熱的時候,化學試劑的氣味揮發難聞,常會引起公交車的“公憤”。車上的乘客你一言我一語,到處找哪邊跑出來的濃烈“大蒜味”。然后,慢慢地目光聚焦到吳明紅和她同事、學生幾個小姑娘身上,她們只好裝作若無其事,不敢吭聲。

  再難的事也要去做

  再難的事她也要去做,這是身邊的人對吳明紅的評價。她常以過來人的身份去開導學生,遇到失敗不要怕,只要肯去面對的話,沒有邁不過去的坎兒。她的同事、上海大學環境與化工學院教授朱憲也說:“她的身上有一種韌性,非要把一樁事情做好。”

  吳明紅非常善于捕捉學術的新發展方向,并敢于做出大膽的嘗試。近年來,石墨烯膜新型材料成為新的研究熱點。對像紙一樣的石墨烯納米片,要精確“裝訂”成石墨烯膜,保證其層間距固定并精確到十分之一納米這么小的尺度,其困難可想而知。更具挑戰的是,石墨烯膜在水溶液中還會發生溶脹導致分離,性能嚴重衰減。研究者曾經利用納米技術操控、膜間修飾小分子等技術做了諸多努力,但仍不能如愿。

  吳明紅卻“偏向虎山行”。她帶領團隊在中科院上海應用物理研究所等協助下,通過實驗成功實現并觀測到石墨烯膜與不同的離子溶液作用后確有特定的層間距,并發現通過離子選擇可以實現對石墨烯膜的層間距達十分之一納米的精確控制。這一成果發表在2017年10月9日的《Nature》雜志上,引起廣泛關注。

  這種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的科學態度,她也融于平常的教學中。她的博士學生施文彥曾獲2006年上海市大學生創造發明一等獎,說起自己的老師,也是充滿了感激:“我們在偶然的實驗當中得到的一些結果,可能很多學生就會把它放過去,但是吳老師抓住了其中細微的不同點,鼓勵我們繼續朝著這個方向做下去,探究這個不同點的成因到底是什么。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確實發現了很多新的東西,而且經過了幾年,我們這個方向現在做得也是非常好。”

  把夢想傳遞給學生

  吳明紅身兼校領導職務,卻始終置身科研一線,每天的日程表排得滿滿的,但她堅持帶研究生,堅持給學生們上課。她特別注重培養學生的科學態度和創新精神,快樂地把自己的夢想悄悄傳遞給了一個又一個學生。

  在學生眼中,她是一位“公私分明”的好老師,雖然學習上可能會嚴厲到讓你哭鼻子,在生活上絕對“變身”為知心大姐姐。私底下,她對待學生就像朋友一樣,拍拍你的肩,跟你開玩笑,會在卡拉OK里唱一首高亢的開場曲,會關心女學生的“終身大事”,為她們介紹男朋友,也會為她們的約會打扮提提建議。

  在老師們眼中,她是一名能營造良好氛圍的好同事。她思想開明,常鼓勵成員們大膽嘗試,那些甚至有點古怪的想法得到實踐,讓團體充滿了動力。年輕教師科研經費少,她就鼓勵他們報研究選題,如果課題有價值,她就會拿出自己的科研經費支持他們的基礎研究,在她的支持和幫助下,許多老師都申請到了國家863課題或國家自然基金項目。

  在家庭,她又變身為一名“小女人”。丈夫也是國內激光領域的著名學者,在中科院上海光機所工作,有時比她還忙,她就更多承擔起照顧兒子的重任。兒子小時候常常吵著要媽媽,她就抱著他到實驗室,小家伙反而馬上乖巧地安靜下來。潛移默化地,兒子從小就對理工科特別有興趣,清華大學本科畢業后,目前在海外攻讀博士學位。

  吳明紅還連續第二屆擔任我會上海大學分會分會會長。在她的帶領下,分會活動開展得有聲有色。由上大分會承辦的上海高校國際學生太極拳友誼賽成功舉辦了兩屆,已成為全市性的中外文化交流活動,每年吸引到20所高校的250多名國際學生參加。每年的分會新春座談會,她都會到場與海歸教師們談心交流。她說:“同學會就像一個大家庭,為我們留學人員打開了另一扇窗。”

  吳明紅常對學生們說:“不要把卓越看得那么偉大,這樣會產生不應有的距離感,其實卓越的機遇就在我們身邊,卓越的道路就在我們的腳下。在平凡的崗位上,也會收獲不平凡的果實,只要我們試一試,跳一跳,就能摘到它。”我們期待著她在追求科學的道路上,摘得更多豐碩的果實。

曾道人一句话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