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留學人員風采

于小央:尋找少數民族孩子學雙語的鑰匙

作者:蔣夫爾

2019/5/5 15:17:15

  于小央,我會創業分會副會長、上海韜圖動漫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漢語教育公益基金發起人。她畢業于廈門大學新聞傳播系,獲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大眾傳播學碩士學位。

  留美歸來后,她曾創立金蘋果財經傳播,也曾二度留學,前往英倫學習腦認知技術,回國后幫助少數民族孩子學習雙語。在她看來,只要有理想和夢想,人人都可以打造自己的創業樂園。

  曾是“財經傳播第一人”

  在美國明尼蘇達大學獲得傳播學碩士學位后,于小央被一家投資公司吸收為合伙人,在歐美進行技術引進和大型項目投融資。1999年春,浦東新區邀請她將公司從香港搬到上海,成立上海蘋果財經傳播咨詢公司。財經加上傳播學,于小央打造的這一跨界企業成為了上海證券交易所的上市路演合作伙伴,并為資本市場研究會提供中國海外上市公司的問題研究報告。其間共服務了100多家上市公司,金蘋果財經傳播躋身國內財經咨詢公司Top3,而于小央也被業內稱為“財經傳播第一人”。

  千禧年的元旦,一位客戶從西藏飛到上海來看望于小央時說:“以你的能力,不應該只滿足做財經傳播,因為沒有足夠大的市場規模,不能讓你將產業做到很大。”一語驚醒夢中人,于小央想到,雖然服務上市公司風光無限、財富無虞,但是打造產業價值才是更有意義的人生。

  于是從2004年開始,她遠赴英國二次留學,學習腦認知技術。“這一領域猶如打開了我的神經叢林,一下子覺得世界簡單了許多。”于小央認識到,腦認知技術是一把可以打開大腦宇宙之門的鑰匙。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曾評價它為“21世紀最先進的學習技術”,德國、美國、日本、新加坡都曾將其列入到國家計劃里,紛紛宣布進入“大腦時代”。

  由于當時國內企業的技術創新能力乏善可陳,創新人才匱乏,還未接觸到“腦認知”方面的技術,于小央漸漸有了這樣的隱憂,我們今后的人才素質如何與那些已經宣布進入“大腦時代”的國家PK呢?隱憂之下,她的創業方向也逐漸明朗,那就是:做對社會有重大推動作用的產業、有無限發展的產業空間,同時又能合乎她的個人興趣和才能。

  破解新疆雙語教學

  2007年,在張江集團的支持下,于小央成立了韜圖公司。她首先選擇了將腦認知學習技術應用在《漢語動漫字典》的開發上。對于字典,她有一個有趣的情結。中學時期,她是班里唯一一個堅持每天背著厚厚的字典上學的學生。所以,每當有同學回答不出來一個字或詞的解釋時,語文老師總是信心十足地點名讓于小央來解答。對于字典對自己學習的幫助,于小央是深有感觸的。

  這是項前所未有的大工程,沒有現成的模式。枯燥的字典,如何變“活”?讓大腦有效獲取信息?于小央推出了“Happy Learning, Fast Forward, Lasting Memory”的HaFaLa學習技術,并制定開發指標和流程,在國內首次提出三位一體的教育理念和科學的、可測量的教育技術手段。隨后逐漸推出的各類產品大獲成功,幾乎覆蓋了海外孔子學院的英語系人群,進入了海外中文學校課堂。

  2010年,HaFaLa學習技術在上海世博會上展出,成為世博會歷史上首款出版類特許商品。正當他們忙于上海世博業務時,一份來自上海市商務委的邀請函悄然而至,于小央被邀請赴喀什參加上海援疆項目展覽。

  來到新疆后,于小央受援疆辦邀請,去鄉村小學去試講一堂課。“我拿出HaFala動漫漢語軟件,跟娃娃們一起用動漫、舞蹈、游戲,將漢字教會給他們。短短幾分鐘,娃娃們就能學會十幾個漢字!課后,當我要告別孩子們的時候,她們把我緊緊地圍住,眼睛里含著淚光,久久不讓我離去。我被震撼了,我沒想到這里的孩子會這么需要我!大家希望我留下來,幫助民族師生開發一套好學的漢語動漫教程。”

  從此,她開始了長達8年的援疆行。在新疆,她不僅自己深入喀什地區莎車縣塔尕爾其鄉,跟當地農民一起生活,還讓教師及研發團隊住進了當地學校空置的辦公室,上下兩層的架子床,成了他們的家。吃住在學校,每天兩塊五毛錢的伙食標準,有時候忙起來,大家只能吃白開水泡馕餅。為找到讓少數民族孩子快樂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方法,團隊開啟了田野式調查研究和教具開發。

  為了更深入了解少數民族孩子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困難,她還住到當地老鄉家里,向他們學習語言,了解民族文化。

  找問題尋規律,開發動漫教程

  于小央發現,少數民族兒童對于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認知“口徑”非常小,相當于漢族孩子學外語,但傳統教學模式是基于漢族兒童的,這就造成部分孩子覺得學習困難,學習興趣打了不少折扣。

  通過和孩子們朝夕相處,她發現,一些孩子不愛讀書,卻喜歡望著窗外發呆,但一到繪畫課,就很投入,沒有走神,體育課孩子也十分喜歡,在操場上奔跑,全身心投入。這背后是什么原因呢?繪畫課能讓孩子充滿想象,所以會覺得很開心;體育課,孩子動起來,玩起來,激發了快樂,所以也很開心。然而,上語文課的時候,用傳統方式灌輸給孩子,一些孩子就不那么愿意學了。“就像記英語單詞,”于小央舉例說,“小孩子不愿意死記硬背,但把單詞、字母變成小卡通,比如,‘S’變成一條蛇,‘H’變成一把小椅子,‘e’變成嘴巴,然后通過講故事,形象地畫出來,孩子們都樂于接受,而且十分喜歡,興趣很高。”

  基于觀察和發現,以及少數民族孩子的認知和學習規律,于小央經過實踐探索開發出了“韜圖漢語動漫教程”。與傳統教學手段相比,該教程具有視覺化、娛樂化、游戲化等特點,實現了以動漫故事來深化少數民族孩子對口語和聽力的掌握,同時也強化了對字詞意義的感知。

  之后,于小央又建立了資源庫,包括漢字動漫片1300集、繪本故事800本、維漢雙語詞圖庫5000詞、維漢雙語句子圖庫3000句、24部國學兒童劇、24套字圖巧克力模具等,從而實現了教學課件故事化、故事動漫化、練習游戲化的目標。

  惠及南疆四地州30萬少數民族學生

  如今,這套“韜圖漢語動漫教程”已覆蓋南疆喀什、和田、克孜勒蘇柯爾克孜和阿克蘇等地州17個縣市、1050所學校、30多萬名學生,在南疆這塊土地上“遍地開花”,讓于小央倍感欣慰。

  “韜圖動漫軟件特別好,學生也很喜歡。”喀什地區伽師縣夏普吐勒鎮中心小學教師依米仁沙說,“我一直帶學生在用,尤其是課文朗讀板塊,上課前學生先聽一遍標準朗讀,不但可以糾正學生的發音,我的普通話水平也提高了。”

  為了讓教師更熟練使用這些教具,掌握教學方法,于小央和團隊先后培訓了兩萬多名少數民族教師。如今,該方案已經成為解決南疆長期以來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學困難的靶向性實效技術方法。

  “韜圖漢語動漫教程”在和田市第五小學試點班應用,和非試點班對比結果顯示,二年級成績最大提高32.4%,四年級提高8%。喀什地區教育局對教程覆蓋學校的監測抽查結果顯示,葉城縣平均分數比2012年高出30分。由于“韜圖漢語動漫教程”的引入,喀什地區學生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考試成績逐年遞增。

  “如今,我最幸福的時刻就是坐在南疆少數民族學校的課堂里,聽孩子們用標準的普通話朗誦課文。”于小央這樣說。就像她曾經作為校友代表,在廈門大學人文與藝術學部2015屆畢業典禮上寄語學弟學妹們的那樣:“你只要問哪種選擇是最有利于你去利益社會,這種選擇一定會導向成功和富足。”

  (本文部分內容引自《中國教育報》)

曾道人一句话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