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留學人員風采

李林:做科研是一生最愛

作者:欒曉娜

2019/10/11 8:46:34

    李林,生物化學家,無黨派人士,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簡稱“上海生科院”)院長、上海中青年知識分子聯誼會(市知聯會)會長,我會名譽理事。1983年畢業于南京大學生物系生物化學專業,獲學士學位;1989年畢業于中國科學院上海生物化學研究所,獲博士學位。1990年至1992年在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生理與生物物理系做博士后研究,1992年5月回到中國科學院生物化學與細胞生物學研究所(簡稱“生化與細胞所”)工作,2011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四十年前,高中化學老師不經意的一句話,一名“潛在”的化學家日后成為了生物化學家;三十年前,中國科學院首屆院長獎學金特別獎授予了這名生化與細胞所的博士畢業生;上世紀90年代,出國潮中寥寥回歸的“逆行者”中現出他的身影,只因“別的地方都不是我的國家,我出去只是為了學習,祖國需要我”。他,就是中科院院士、上海生科院院長、上海中青年知識分子聯誼會會長、無黨派人士李林。

  在外界眼中,李林是被榮譽和光環籠罩的中科院院士;在同事眼中,他是充滿激情和毅力的戰友;在學生眼中,他是體貼卻一絲不茍的導師;而在夫人張芹的眼中,他依然是那個隨時都能報出當前時間的南大學長。

  在李林看來,做科研是他貫穿一生的主業,但做科研管理同樣能夠發揮才智。他從帶領小團隊單打獨斗,到組織大團隊承擔科研項目,再到帶領享譽國內生命科學領域的科研機構——中國科學院生物化學與細胞生物學研究所、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中國科學院上海營養與健康研究所——向前走,以及在全國政協、全國人大會議上提出科技發展方面的意見建議,為促進科技政策完善,為創新發展獻計獻策。

  改填志愿,追逐夢想

  1961年5月,李林出生于江蘇南京的一個軍人家庭。他從小成績優異,高中時更是在各種競賽中屢屢獲獎。由于很喜歡化學,他的化學成績尤為突出,獲得過南京市化學競賽一等獎,因此提前被南京大學化學系瞄上了。在填寫高考志愿時,李林順理成章地填報了南京大學化學系。

  然而,在等待的那幾天里,高中化學老師在不經意間說了句:“用化學的手段解決生物學問題,也許是未來科學發展的新方向。”這句話讓他萌生了新的志向,竟然一個人騎著自行車跑到招生辦追回志愿表,將高考志愿改成了“生物系”。高考結束后,南京大學化學系的招生老師怎么也等不來李林的檔案,還專門過來詢問。

  在競爭異常激烈的1979年高考中,李林高分考入了南京大學生物系生物化學專業,成為該專業第二屆學生中的一員。從此,他在生命科學的道路上邁出堅實步伐。大學本科期間,李林開始嶄露頭角,平均成績位于全系前列,特別是從小就有濃厚興趣的化學學科方面,他更是獨占鰲頭。

  1983年本科畢業時,他以優異的成績被中國科學院生物化學與細胞生物學研究所錄取,師從中國著名酶學大師、中科院院士、九三學社上海市委原副主委許根俊,研究最基礎的生物化學,同時也與岳陽路320號結下了不解之緣。

  坐落在岳陽路上的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高大的梧桐樹將周邊的喧鬧隔絕在外,只有澄澈的陽光穿過樹影灑落在大院里。上世紀60年代,我會副會長、生化與細胞所老所長王應睞、鈕經義、汪猷等學長曾在這里成功地組織孵化出重大原創成果——人工全合成結晶牛胰島素。多年來,純粹的科學精神和高度的使命擔當,始終在一代又一代科學家手上一棒接一棒地傳遞著。李林就在這樣的精神家園熏陶下開始自己研究生階段的學習。

  考入生化與細胞所后的第五天,李林就開始動手做自己設計的第一個科學實驗。因為做實驗要用動物肝臟提純一些蛋白質,李林大清早跑去屠宰場、菜市場買新鮮的雞肝、豬肝,往冰包里一放就往回趕。“一個雞肝賣5毛錢,攤販可高興了,那時候一只雞才幾塊錢。”一年后,當第一次看到蛋白質被純化出來時,他激動得差點掉眼淚。從此,做實驗成為他最期待、最感興趣的事情,每天一頭扎進實驗室,總能待上十六七個小時。而每次做完實驗,他的內心都充滿濃濃的幸福感和成就感。

  李林有一張很珍視的老照片,那是1989年他博士論文答辯時拍的。臺上的他胸有成竹,臺下則是一位長者的背影,他頭發花白,聽得相當認真,這就是王應睞學長,當年是李林博士學位論文答辯委員會主席。雖然他故去多年,但至今仍對李林產生著深遠影響。妻子張芹說,王先生的學術態度、名利觀以及管理思想,都被李林視為標桿。那一年,李林順利獲得博士學位,并摘得首屆中國科學院院長獎學金特別獎,在整個中科院系統中僅10人獲獎。

  赴美學習,毅然回國

  1989年9月,科研成果突出的李林留所擔任助理研究員。1990年6月,李林赴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生物物理系作博士后研究,開始立足生物化學,向分子生物學方向延展。在美期間,他倍加珍惜難得的深造機會,廢寢忘食,經常在實驗室里工作學習到深夜。雖然妻子張芹專程前來陪讀,但李林依然每天回家吃完晚飯后,雷打不動地回到實驗室繼續手頭的實驗。“STOP!STOP!每次都需要強迫自己停下來,否則會一直做下去。”

  李林并不覺得研究辛苦。他說,做好科研,起碼要具備三項素質:一是從紛亂的現象中提煉本質的邏輯能力,二是過人的專注力與發現力,三是興趣。他對科研有著發自內心的愛,也經常引導學生在研究中尋找樂趣。他說:“搞科研是一種享受,只會苦干,不會有創造力。”因科研成績優異,他受到了美國導師的高度評價。留美兩年的收獲,是他在權威生物學雜志《JBC》上發表了8篇文章,以及一筆意外小財——一張兩千美元的支票。這是學校對他假期工作的補償,在那兩年時間里,他從來沒有休過假。

  1992年5月,兩年的博士后研究一結束,李林就毫不猶豫地回到了祖國。在不少出國留學人員滯留不歸的年月里,這顯然不是一個普通舉動,部分同事和親友表示不解。李林的回答卻很簡單:“人無信不立,既然答應學成回國,豈能食言!”中科院寄來了時任院長周光召熱情洋溢的親筆簽名信,歡迎并高度評價李林按期回國。這讓李林備受鼓舞。

  1991年底,在時任生化與細胞所所長林其誰主持下,研究所晉升尚在美國留學的李林為副研究員,讓李林感受到了研究所的殷切期待。他告訴夫人:“我出去,只是為了學習更多的東西,然后回來繼續為祖國做貢獻。國家需要我,所以我必須回來。”

  1993年11月,年僅32歲的李林晉升為研究員。他從90年代末開始主要從事細胞信號轉導領域的研究工作,在“Wnt信號轉導通路”研究中做出了系統性和原創性的工作,取得了既有理論意義又有潛在應用價值的重要成果,形成了研究特色,對該領域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

  創新管理,屢創佳績

  2002年,年僅41歲的李林被任命為生化與細胞所常務副所長,從此走上了管理崗位,也成為了新一代“接棒人”。他以建立“PI運行體系”和“科研評估制度”為核心,領導生化與細胞所構建起科研、人才、支撐、行政等一整套管理運行機制,研究所創新能力大幅提升,科研成果不斷涌現。2006年,依托研究所的分子生物學國家重點實驗室與中科院分子細胞生物學重點實驗室,在國家重點實驗室評估中雙雙獲得優秀。

  2008年,李林再被委以重任,擔任上海生科院副院長;2011年,李林出現在當年新當選中科院院士的名單中。2013年6月又被任命為上海生科院院長。

  在李林當時的搭檔、上海生科院原黨委書記湯伯偉看來,李林既是科學家,也是戰略家。他注重加強對院所發展戰略的研究,深化體制機制改革;他不斷完善科研布局,加強科研平臺建設;進一步抓好科技創新,促進科研成果產出;進一步實施人才戰略,為科研人員營造潛心致研的環境。在2016年度“中國科學十大進展”中,中科院上海生科院占了“半壁江山”;在2016年科技部組織的國家重點實驗室評估中,上海生科院有三個國家重點實驗室獲評優秀。

  與這種科研文化一脈相承的,是對人才的重視。迄今,李林已培養了30多名博士。在學生眼里,李林對科研的態度有兩個標簽:“樂趣”和“上進心”。平時,只要得空,他就泡在實驗室里。看到年輕人做實驗怕苦喊累,他總要說幾句:“我們這行,工作不輕松又不掙大錢,如果再沒有樂趣,那還是不要做了。”李林說,他年輕時,做實驗都是用“跑”的,跑步去看樣品、跑著去做離心實驗……那種迫不及待,詮釋著他對科研的態度。

  建言獻策、參政議政

  由于長期在科研一線工作,李林熟悉科研發展的客觀規律,了解科研人員的實際需求。2008年起擔任第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2013年起擔任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2018年連任第十三屆人大代表。他持續關注基礎研究對我國建設創新型國家的意義,頻頻將基礎研究科技工作者的聲音帶到會上;他向大會提交過多份《建議》,呼吁加大對基礎研究的支持力度,加強人才引進和培養,這些促進創新型國家建設和科創中心建設的重要內容,引起了廣泛關注。他以科學家的嚴謹,始終堅持只說“內行話”,“不懂就不附議”。

  今年的全國“兩會”上,他還帶去了關于重視生物醫學大數據安全問題,加強前瞻性管理的建議。他以國際上曾經發生過的多起生物醫學大數據違規泄露事件為例,提醒國家重視大數據的安全與保護。他在《建議》中指出,隨著基因檢測技術的發展,理論上只需大概75個統計上獨立的單核苷酸多態性(SNP)位點即可唯一確定一個人。而一個人身上大約有300萬個SNP位點,這就意味著只需要4萬分之一的SNP位點信息,理論上就可以鎖定一個人。而我國目前海量的生物醫學大數據分散存儲在機構甚至個人手中,碎片化嚴重,交互共享效率低下。由于缺乏統一的國際交流窗口,國家數據管理規范難以落實,數據流失嚴重,我國實際上已經成為最大的數據輸出國,嚴重影響國家數據安全。

  他提議我國盡快建立起生物醫學大數據前瞻性管治體系,如加快推進已列入國家發改委十三五后備項目的“國家生物醫學大數據基礎設施”建設,保障我國生物醫學大數據存儲安全與高效交互共享使用。目前,這項工作正在積極推進中。

  除人大政協工作以外,李林還擔任第六、七屆上海中青年知識分子聯誼會會長。在李林看來,知聯會為黨外知識分子搭建了建言獻策、參政議政的平臺,通過這個平臺舉辦的各項活動,黨外知識分子走出了“象牙塔”與“實驗室”,更多地了解社會、關注民生,既能開闊思路和眼界,在實踐中發揮專長,又能增強知識分子的凝聚力,為上海乃至國家的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貢獻一份力量。

曾道人一句话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