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留學人員風采

傅杰妮:執香為筆,破解氣味密碼

作者:曉匠、紫宸

2019/10/11 9:01:20

  氣味,是無形的密碼。它喚醒、凝結、再造生命里的時間與光華。當某種香氣縈繞、綻放,帶來的是洶涌而盛大的記憶和夢想。

  在氣味的世界,破解“密碼”的人被稱作調香師。

  步入習香者的圣地

  在成為調香師之前,傅杰妮旅法8年。

  她畢業于北京大學新聞系。如果后來不是成為一名調香設計師的話,她大概會做一位女記者。

  21歲從北大新聞系畢業后,傅杰妮拿著新聞、藝術雙學位,獲得了法國最高政府獎學金——埃菲爾獎學金,只身赴法國攻讀碩士學位。在巴黎那場“流動的盛宴”中,她出版過《Le Cahier》法語詩集,成為中法雙語雜志主編,翻譯《小王子》,入職法國500強企業,參加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火炬傳遞……她還曾代表全法華人致信總統薩科齊,之后受邀參加法國國會國宴。

  2013年,傅杰妮受上海人民出版社之邀撰寫《拿破侖之路》,重走了拿破侖當年的路程。旅途的第二站,杰妮邂逅了改變自己人生軌跡的小城——格拉斯。

  那是一座香氣之城。普羅旺斯,地球人都知道。而格拉斯,這個兩百年前拿破侖帶領人馬飲水休息的小鎮,是普羅旺斯省內的一座小城,距戛納19公里。這里盛產花卉植物,仿佛一個云端的花園。它因小說《香水》而得名,格拉斯就是男主角的名字,一個為香水瘋狂著魔的人。

  這座小城與香水的淵源可以追溯到17世紀。全球有名的奢侈品香味設計師大多出自格拉斯,如香奈兒、迪奧、愛馬仕……至今,迪奧首席調香師與愛馬仕首席調香師的實驗室依舊建立在格拉斯。香水的萃取工藝誕生于此,它是全球香水工業的發源地,也是所有習香者的圣地。

  在格拉斯,傅杰妮親眼目睹了香水在剔除商業化包裝后的本質。五月的玫瑰,在清晨5、6點的時刻被一朵朵摘下,送往萃取工廠,高溫蒸餾18個小時,用數以萬計的玫瑰花瓣,換取一公斤精油的芳香;檀香木來自切成塊的木料,鳶尾提取自鳶尾根,切片后,曬干工序需歷時三年……借辛勤的勞作、復雜的技藝和時間的沉淀,不同的植物、原料演繹著各自的死去和馥郁新生。而這,都是普通人所未能了解的。

  這個極樂盛宴般的香氣世界,向她打開了門。

  執香為筆

  “天命就是你一直總希望去做的事情”,保羅·柯艾略似乎在她耳邊低語。當格拉斯給了她一塊路標,所有的岔口都不再具有迷惑性:她決定報考格拉斯香水學院(Grasse Institute of Perfumery)。

  格拉斯香水學院隸屬于法國香精香料工會,不以盈利為目的,開設課程是為了傳承作為法國文化遺產重要部分的香水工藝。每年在全球僅選12名調香師入學。

  傅杰妮申請格拉斯香水學院的決定讓法國朋友們深感意外。她自己也很難解釋這種堅定,“那仿佛是某種召喚”。

  辭掉法國500強公司的工作、用半年時間專心準備考試、在面試時,傅杰妮闡述自己的報考目的是希望“將香水文化帶回中國”。日夜的準備與醞釀、優異的聞嗅天賦和扎實的文化藝術背景,最終換來了格拉斯香水學院的錄取通知書。她如愿成為法國格拉斯香水學院17年來首位中國內地調香師。

  在香水學院,學習任務相當緊湊。一年的學制內需要認識300種天然原料、300種合成原料,了解它們的產地、萃取工藝、香氣特點與變化;學習配置基本的香水結構,并完成自己的香水創作。

  認識原料的過程堪比旅行:香根草盛產于海地,最好的檀香木在印度,玫瑰產自保加利亞,某種特定的安息香僅產于索馬里。依蘭生產于東南亞,是熱帶的濃郁之香;雪松產自寒冷地區,呈現冷峻的姿態;千葉玫瑰生長巖石地,花骨朵小而花瓣眾多,帶來怡人的甜美……

  在調香師手中,原料仿佛音符、顏色、組成不朽詩篇的字與詞。當它們按照不同比例組合,可能性幾乎無窮無盡。執香為筆,可以繪出最宏大壯闊的世界,也能描摹最精微幽密的心事。杰妮說,“新聞與調香,看似不相干的兩種職業,卻有相通之處,都是基于對人性深入的洞察和了解,都是一種記錄方式。”

  杰妮以藝術靈氣在創香上獨樹一幟。她的畢業設計——為Dior調配的以“LOVE”為主題的一款香“Loving”,被Dior首席調香師François Demachy選列第一。

  時光馥的“中國”符號

  2015 年,傅杰妮學成回國,在自己的故鄉上海創立了香氛品牌“時光馥 O D'HORA”。O 同法語中Eau(水)的讀音,Hora 為拉丁語“時間”,整體發音又和法語 ODORAT(嗅覺)相同,這也是中國首個調香設計師品牌。

  回國創立自己的香水工作室是杰妮在考格拉斯香水學院時萌生的。廣告、閃光燈下的明星,遙不可及的光芒是杰妮曾經對香水的定義。但游學和探索的過程徹底顛覆了她對香水的所有認知。“香水文化其實蘊藏著深厚的歷史底蘊,它是人類文明發展的見證者。”

  嗅覺在人類“五感”中奇特而又復雜,鼻尖上的文化與藝術值得更多人去了解和探索。杰妮笑著說,“從小,家人就說我是小豬鼻子,超乎常人的靈敏”。事實上對于創業,她也有著同樣靈敏的“嗅覺”和自己獨特的理解。

  杰妮致力于打造基于當代中國品味的香水,卻又有意識地盡量避免用過于將“中國”符號化的主題。她曾創作過一款上海香,營造的是童年記憶中的上海氣息:潮濕雨潤的初夏,阿婆賣的梔子花、白蘭花。這款纏綿的香氣被上海文化廣場采納,成為其室內香氛。

  她介紹,中國的香氛文化,同樣漫長悠久。從盛唐起,香脂、香膏走進閨房,讓女子們散發暗香浮動的幽靜之美。檀香、沉香,是文人雅士們的審美至愛,和書畫、戲曲一樣。《紅樓夢》中可卿的“幽香”,寶釵的“冷香”也多為人津津樂道。

  用香氣書寫時間

  聞香識女人。香氣文化不正是人與人之間的一種美好的交流和分享嗎?為了讓更多人發現香水的美好,杰妮回國后一直致力于香水文化的分享。

  她認為自己在做一件特別有意思的事業:用香氣書寫時間。除了創作成品香,她為不同的客人定制香水,描繪理想的香氣意境。“為客戶定制香水,就像他/她向我打開自己世界的一角,我要體察對方的心情,試圖成為對方,用獨一無二的香氣替他/她來表達。”

  曾有一位男生專程到上海請杰妮為自己的女生朋友創作香氣。那位女孩常年罹患抑郁癥,唯一能喚起她熱情的就是鮮花,她經常在朋友圈分享四季鮮花的照片。男生想把這些花的香氣收集起來,讓她明白:人生不如意事常有,但更有溫情縈繞。杰妮為那個女孩調制了一款帶有治愈效果的香水:愈創木、薰衣草,輔襯于橙花、玫瑰組成的清麗花束,香氣淡遠。男生為其取名“自在”——一念放下,萬般自在。

  有些外省客人不能來訪,會給杰妮發來圖片、音頻、文字等素材,有的人還會寫詩,來描述想要的香氣。這與其說是生意,不如說是一種緣分。

  如今的時光馥已定制調配過超80款香水,在中國超過20個城市進行專業香水文化沙龍近百場,超8000位學員從中受益。2018 年,時光馥成為法國格拉斯香水學院中國區唯一官方代表,以專業香水文化的品質輸出,與更多人分享香氣世界的博大與美妙,為更多希望進入這個領域的人們做好向導。

  “將每一支香寫成具有情緒和畫面美感的生命。它們或是對某個時刻畫面感的放大,生命中故事場景的再現,或是對時間意象由抽象而入微的具體表達。”執香為筆,她寫下關于氣味的詩篇,以記載時光的美好深情,也抵擋歲月的流動變幻。

曾道人一句话玄机